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市场 >
个股查询:
 

两个翻一番硬目标倒逼改革提速 经济增长目标或下调

本文来源于未知 2015-10-19 15:16

  两个“翻一番”硬目标倒逼改革提速

  专家:经济增长预期目标存下调可能

  十八届五中全会将于本月召开。继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启动全面深化改革,2014年十八届四中全会部署全面依法治国之后,2015年五中全会将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布局,研究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多位专家获悉,鉴于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加,目前尚不能排除将“十三五”时期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从“十二五”时期的7%下调至6.5%的可能。而无论预期目标是否下调,为实现十八大提出的两个“翻一番”目标,在未来5年,全面深化改革的速度都将进一步加快。

  约束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自1953年制定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我国至今已制定10个五年计划和2个五年规划,其中很多规划引领了中国经济的重要转折。

  新一届领导人执政后的第一个五年规划——“十三五”规划注定会成为最关键的五年规划之一。一方面,“十三五”规划是中华民族向着“第一个百年目标”——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力冲刺、夺取胜利的规划,也是为“第二个百年目标”——到2049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夯实基础、“承上30 年”和“启下30年”的规划。

  另一方面,中国目前正处于前期过剩产能消化期、经济增速换挡期、结构转型阵痛期“三期叠加”的关键时期,传统增长模式难以为继而新的增长动能正在形成、人口红利消失、出口引擎失速。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

  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20日召开会议。会议认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们党确定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十三五”时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定性阶段,“十三五”规划必须紧紧围绕实现这个奋斗目标来制定。

  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韩保江认为,如期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将是“十三五”期间最直接、最艰巨、最根本的硬任务。所谓“最直接”,就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任务,不可能再推给下一个五年规划。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和挑战,都得直接面对,直接解决。所谓“最艰巨”,就是在时间有限,特别是许多来自外部的挑战和影响不能为我所控的前提下,要让几千万贫困人口脱贫,让经济增长不失速,让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和党的建设这“六大建设”协同发展,让每一个农村、每个区域发展不掉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任务很艰巨。所谓“最根本”,就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本质就是改革与发展,唯有改革与发展,才是解决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过程面临的所有矛盾和问题的根本方法。

  争论 增长目标应否下调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方面,要实现国内生产总值(GDP)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面对“三期叠加”,如何让经济增长不失速,确实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据中国社科院最新预测,今年全年经济增长速度可能多年来首次低于政府预期目标。鉴于近年来经济增长速率放缓,稳增长任务加重,有人认为,可以将“十三五”时期的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下调至6.5%。他们大致提出了三个方面的理由。

  第一,从完成十八大确定的GDP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看,假设2015年GDP增长7%,那么“十三五”时期只需要年均 6.6%的增速。因此,从主观角度看,中央并没有太大必要把目标定高。而从客观角度看,资本、劳动、土地和全要素生产率等增长要素都有下行趋势,“十三五”时期继续保持7%的增速存在较大难度。第二,预期目标下调是有先例的。“十二五”规划就将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从“十一五”的7.5%下调到了7%。第三,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是一个参考性的指标。两个“翻一番”目标实现的前提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取得重大进展,在发展平衡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明显增强的基础上”。因此,“十三五”期间,经济结构的调整、经济增长的质量更为重要。

  当然,争议也存在。民生证券宏观研究员朱振鑫认为,也许6.5%是一个更合理的选择,但7%可能才是更合情的结果。第一,中央认可的经济增长中枢应该在7%左右,如果按照传统规律,定在6.5%能留出较大的政策空间,但政策之“锚”的作用不明显,可能导致目标形同虚设。第二,以7%为目标并不意味着实际增速会大幅高于7%,也不意味着中央不能容忍增速跌破7%。第三,7%意味着宏观政策在实际操作中将更加积极,这种积极将主要体现在财政政策上,未来政府代替私人部门加杠杆仍是大趋势,托底经济、防范风险。而这也要需要宽松的流动性环境作为支持,货币政策也不会坐以待毙。

  倒逼 全面深化改革提速

  所谓纲举目张,而增长预期目标就是经济政策的“纲”。如果将目标定在6.5%,GDP翻番的目标并不难实现,但是,人均收入翻番的目标能否实现就可能存在风险。从“十二五”情况看,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城乡居民收入指标出现了分化,城镇居民收入增长近几年已经开始慢于GDP的增长。一旦这种趋势延续到“十三五”时期,就可能要求经济增长的速度要更快一些。

  更何况在一些主流经济学家看来,未来5年,我国经济也确实具备7%左右的增长潜力。“十三五”国家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成员、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十二五”规划曾提出7%的增长率预期目标,实际年均增长率为7.8%。“十三”时期潜在增长率要低于“十二五”时期,但也在7%以上,实际增长率可能在7.5%左右。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认为,只要主动适应发展新常态,坚持改革创新,积极作为,我国经济就能实现 7%左右中高速增长,并稳步迈向中高端水平,为实现“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奠定坚实基础。

  如何才能把这种增长潜力释放出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十三五”规划纲要编制工作若干重要问题专题调研工作情况报告》提出,解决存在的突出问题,确保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和重大战略任务顺利实现,关键在于全面深化改革,形成有效的激励约束和利益协调机制,核心是正确处理好政府、市场、社会的关系。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通过新一轮的改革、开放、转型和创新,未来中国经济有能力实现经济增长动力机制由资本积累到全要素生产率的成功转换,应该可以避免堕入“中等收入陷阱”,成功开启“新常态式”的发展周期。其中,市场化改革是增长方式转变的关键。

公司

更多>>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