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

原标题:天安门广场的清洁标准:白衬衫蹭完地还是白的

10月12日晚10时许,北京环卫集团旗下北京机扫公司的多功能洗地车在天安门城楼前进行机械化作业。

昨晚10点多,天安门广场灯火通明,城楼的红墙在光线映照下,恢宏大气、庄严肃穆,路过的游客不时驻足留影。

“前面的疏导员动作快点,后面的水车慢点,别溅到游客身上了。”环卫集团北京机扫公司副总经理刘家龙,站在金水桥的西侧便道上指挥作业人员。不远处,两辆中型洒水车正排成纵队匀速移动,车后呈扇面喷洒着清洗液。等洒水车把地面洒满泡沫后,两辆小巧的“山猫”多功能车开始磨洗作业。虽然模样呆萌、个头比越野车还小,但“山猫”机动灵活,车前的大滚筒,以每分钟1500转的速率摩擦着地面。司机戴昊明时不时地侧耳听声,“磨洗速率要控制好,得靠听滚筒的声音,‘唰唰’的最好。”他说,“山猫”的效率比人工作业至少高四倍,而且清洗效果更好。

这已是天安门区域专项洗地作业的第四个夜晚,近百位环卫工人每晚都会在指定区域,对广场地面进行清洗。刘家龙介绍,这样的清洗每年都会进行两次,分别是5月下旬和10月下旬。“今年为了迎接十九大胜利召开,我们把‘大扫除’提前了,为广场美容,让广场更加干净。”清洗作业主要通过机械组合作业的形式,使用中性环保大理石清洗剂,对整个28.49万平方米的作业区域进行彻底的专项清洗,基本恢复路面石材本色,干净到能够席地而坐。

“席地而坐”究竟是什么“标准”?就是地面的尘土残存量不超过5克,刘家龙打了个比方,“拿件白衬衫在广场地上蹭蹭,拿起来还得是白的。”

“今晚,大伙儿都铆足了干劲,争取尽早把广场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迎接十九大的召开。”刘家龙说。

来源:北京日报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新华社记者 陈灏、席敏

每逢佳节,乡愁愈浓。倦鸟归巢,一些农村老家骤然热闹喧嚣。然而与团圆喜庆氛围格格不入的是,几乎每年都有一些带着消极、愁怨的“返乡日记”“农村观察”被炮制出来。看似抒发乡愁,实则戴着有色眼镜将农村消费得“体无完肤”。这不是乡愁,而是扭曲了的“乡怨”。

从“上海女孩逃离江西农村”到“东北农村妇女组团出轨”,再到“城里媳妇回农村不能上桌”,这些吸引眼球的文章尽管已被证伪,但造成的负面影响短时难以消除。农村形象被抹黑、曲解,无辜乡亲被中伤,情感创伤更难以抚平。

当下,一些人依恋城市里的现代繁华,一厢情愿地将农村想象成桃花源般的盆景,希望它停留在过去的耕作方式和田园风情,再回到现实,总不免是带着挑剔和责难;一些人带着居高临下的心态将个别农村现象当成笑话来看待,把极端案例当成农村落后、沉沦的证明,甚至不惜凭空捏造、大肆炒作博取眼球,以此抹杀农村发展。

这种扭曲的“乡怨”是一种不健康的乡愁。对家乡质朴、本真、纯粹的眷恋和思念才是乡愁的本质。它是山间一草一木,是院落里落满灰尘的石碾,是老屋边潺潺的溪流……它更是对家乡发展的期许和希冀,是对村庄建设和乡亲生活改善的欢呼与喜悦。

改革开放40年来,农村面貌已是日新月异,不良风俗正在渐渐消除。我们不否认一些地区仍然存在思想观念落后、公共基础设施薄弱的情况。但是,一味地吐槽无济于事,农村发展更需要真知灼见与踏实肯干。

又是一个春节,希望返乡的每个人都不被一叶障目,能“不吹不黑”,客观全面地带回农村真实面貌;更希望有识之士能为乡村振兴出一份力,让乡愁成为建设家乡的不竭动力。

责任编辑:张岩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11月11日电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青瓦台11日消息称,韩方向朝鲜送去200吨柑橘,作为此前收到朝方松茸的回礼。

  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介绍,载着济州产柑橘的军用运输机当地时间11日早晨从济州机场出发,飞往平壤顺安国际机场。

  韩国统一部次官千海成、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统一政策秘书徐虎随机赴朝。他表示,今年9月,韩朝在平壤举行首脑会谈后,朝鲜送来2吨松茸,韩方此次作为回礼送出200吨柑橘。

  200吨柑橘分装2万箱,一箱10公斤。11日、12日两天分4次运输,每天2次,每次动用4架运输机。金宜谦说,11日早晨出发的4架运输机,将于10点抵达平壤,下午1点飞回韩国。

  长大以后才明白 陪伴我们童年的人都会一个个离开

  视觉中国供图

  天气越来越凉,银杏叶变黄了,地上的落叶越来越多。生命的消逝,也像树叶落下一样悄无声息又惊心动魄。刚刚过去的一周之内,我们失去了3位公众人物:金庸、李咏,还有心理学界所熟知的李子勋老师。

  初闻李子勋老师去世的消息,感觉是震惊:这是真的吗?!李老师还很年轻啊!得知事实后,心下感喟不已。接着是李咏,这一次不再怀疑,只是感叹:生命无常啊!再后来,得知金庸老先生也驾鹤西去了,心底猛然间涌上好多好多不舍:那些陪我们长大的人,在我们长大的过程中,一个一个地离我们而去。

  近几天的经历让我再次回忆起童年,我的亲人。

  小时候,外婆家和我家在同一个村庄,走路只需十几分钟。我们隔三差五上外婆家。那时候不富裕,可是外公外婆总有好吃的给我们。有时是外婆从柜子里变出来的小点心,有时是外公给我们煮的热乎乎的白水蛋;有时是外婆知道我们要来,特意多做的米饭白菜粉条,扣在厨房灶台上;有时是舅舅打的酸枣,红红的圆圆的满满一簸箕。

  记忆中最温暖惬意的时刻,是冬日的午后,外婆坐在正窑的炕上,我躺在她的腿上,她给我挖耳朵。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我们身上。我的耳朵被轻轻地温柔地挠着,我的身体舒适而温暖。时间过去了30多年,这个瞬间永远地刻在我的身体里、记忆里。

  我带着这温暖的记忆长大了,我的外公外婆变老了。今天,那个在冬日的暖阳里给我挖耳朵的外婆躺在床上,大多数时间在睡觉,吃喝拉撒全靠她的孩子们照顾。我亲爱的外公,半个月前摔断了腿,刚刚做了股骨头的手术。我脾气暴躁又勤劳善良的爷爷,离开我们已经快10年了。我严厉又沉默的父亲,也走了5年多了。那个我爱恨交加的慈祥又强势的奶奶,也离开我们一年半了。

  年纪渐长的我,越来越体会到生命的流转和无常:新的生命到来了,一天天蓬勃生长;那些给予我生命陪着我长大的至亲,却在一天天变老,直到离开。

  生命的力量是巨大的,一粒种子可以穿越阻挡它的一切破土而出;死亡的力量也是巨大的,在死亡面前,财富、权势、医术都无济于事。面对死亡,除了接受,别无他选。接受死亡,谈何容易。我们要经历多少心痛、挣扎、悲伤、绝望,才得以窥见死亡的面貌,才有勇气和死亡握手言和!

  然而真相是:不管我们是否做好准备,死亡就在我们生命旅途的某一站,等着我们。事实上,认识生命,了解死亡,是每个人的必修课,只是这节课没有列入学校的课程表,而是留给我们自学。

  遭遇丧失——失去至亲是最大的丧失,我们的第一反应通常是震惊和否认,因为没有人愿意失去。我们无法做到即可就去面对和接受,需要时间做些准备。时间是良药,我们会慢慢地做好准备,准备好去面对。当我们真的去面对失去时,会经历非常复杂而艰难的情感体验:害怕、愤怒、内疚、遗憾、悲伤、绝望……我们在这些情感中浮浮沉沉,痛到无法呼吸/无法感觉/没有眼泪/泪流成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相同的是内在的那份哀伤。

  这个过程虽艰难,但重要之至。我们在哀伤中学习,学习放手、学习接受,学习宽容和谅解,学习珍惜。在死亡的河流中走过一遭后,我们的身体里会凝结出更多的坚定和从容。

  当你遭遇丧失,当你悲痛欲绝,别害怕,放声痛哭吧,尽情悲伤吧!悲伤是来照顾我们、陪伴我们走过生命中这个特别阶段的,悲伤是来陪我们接受和放手的。在悲伤中,我们一点点接受亲人离开的事实,一点点将心里紧紧抓住亲人的手放开。

  悲伤是来给我们力量的,透过悲伤,我们会接触到与生俱来、生而为人的尊严和力量。

  好好地和失去的人说再见吧!死亡并不能切断你和他之间的连接。他的爱继续陪着你,他的基因在你血液里,他换了一种方式陪着你。你可以告诉他你的不舍、你的思念、你的心痛。

  告诉他:你曾经生他的气、你对他的歉意、你的遗憾和内疚;告诉他他对你有多重要,告诉他你有多感谢他,多么爱他;告诉他即使没有了他,你依然会好好照顾自己;你会带着他给你的所有,好好地活出你的精彩……

  最后,和他再见,祝福他一路走好。

  这几年,我在生和死的领域里摸索,随着了解越多、行动越多,死亡在我心里变得越来越不那么恐怖: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活着的每一天,死亡“守护着”人们,尽它最大的努力,以合适的时机和方式护送人们“回家”。

  台湾“安宁疗护”之母赵可式教授说:安宁疗护者是天国宝宝的助产士。是的,送一个人好好离开,陪伴他的家人度过艰难的哀伤期,是我们回馈死亡、对待死亡的最好方式。

  死亡不断地发出声音提醒我们:生而为人,你很宝贵;好好去爱,不枉一世。

  落叶的季节,死亡借着几位公众人物的离开,给我们捎来了一份重要的信件,里面写着几个字:好好活,好好爱,好好死。

  (作者为北京高校心理中心负责人,北京高校心理咨询研究会常务理事)

  刘苡青 来源:中国青年报

  点评  不纠结于情绪不追究过往 从求职结果导向思考职涯

  大学学习无疑是一个探索求知的过程,但如果把求职和确立未来发展方向当作一种结果的话,小美的选择是值得借鉴的。

  她从刚入学就在想,如果我在这个专业当中无法成为卓越者,未来的发展该怎么办?与大一的学习相比,就业是更长远的竞争,小美从当下的学习状态推知自己将来可能都不会具备优势,开始努力寻找对策。

  这个女生清醒地意识到怎么做更有价值。她没有马上埋头苦读,奋起直追,而是理性选择,探索新的可能性。这种选择是谨慎而负责的,一直到辅修了金融专业,才最后确认了发展方向。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小美的成熟,这种品质绝不会是大学遇到困难后才出现的,而应该是在从小的生活环境里就被培养和鼓励的。

  当发现自己确实喜欢金融专业之后,小美以结果导向进行思考,于是自然而然得出答案:金融专业自然是学业重点。这样,许多学习的细节选择自然也随之明了。

  第三问,小美仍然是直问就业结果,辅修生如何PK专修生?也就是在就业方面塑造最好的竞争力。小美以实践为砝码去创造机会,并且抓住机会提升素质和技能,建立未来就业的渠道和资源。

  从这三问,我们可以发现,从求职的结果导向去思考自己的职业生涯,是当下流行的教练式思维模式。

  这是最简单的教练工具:漏斗三问图。

  不纠结于情绪的困扰,也不追究过往的经验,这种思维方式以未来的目光注视着你,追问你想要什么。一旦清楚想要的目标,那么接下来“你有什么资源”“你可以从哪里开始”两个问题就把你带上了前行之路。

  再看冯志,他和小美对比鲜明,冯志勤奋好学,积极进取,他屡败屡考的经历说明他的内心是有某种力量的,而且能够考上一流的大学,也说明其学习能力有超群的一面。

  但是,冯志几经努力的学业成就并没有带来就业加分,反而每一步都是纠结。我们可以体会到他心中始终有一个美好的梦,想在理想的大学里生活和学习。但这个梦对于冯志的价值是什么呢?仔细拷问起来,能够得到的是一种感觉,一种浪漫的学子情怀和一种自我认同,而这种认同是建立在优越于他人的基础之上的。

  并且,这种优越没有经过细致的分析,看不到明晰的标准,一直含糊不清地存在于冯志的决策杠杆之中。

  当奋斗目标只是一种感觉的时候,对感觉的追寻可以说是非常辛苦的。而冯志又恰恰在追寻中计成本,结果就可想而知了。最终,冯志还是要面对残酷的就业现实。

  我们可以回顾一下“漏斗”的第一个问题:作为生涯的主角,如果你不知道自己要什么,那么就无法知道路在哪里。

  小美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要什么,她要在人群中胜出,希望生涯卓越。而冯志表面上似乎也知道自己要什么,但是在梦想与现实之间,总是跳来跳去,一方面希望找到理想的感觉,一方面又在现实选择里渴望优越……这两个方面并不是绝对对立,但重要的是如何能够让理想落地。如果一直飘在空中,那么就不能为自己的目标定向,无法为现在的行为给出有力的依据。

  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松回答“想要什么”的,也许教练的思维模式可以给你一些参考。

  第一,结果性思考模式非常重要,哪怕现在你无法立刻说出想要的结果,也要一直在这个问题的思考上不断努力。否则所有的工作会缺乏方向。

  思考结果的时候,可以有如下的方法来帮忙:

  首先,你可以尝试先跳出当下的困境,去到你渴望的未来,比如3年后、5年后、10年后,思考你对于那个时间点的自己有什么样的期待,你的整个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你的职业身份是什么……在一个拉长的镜头下找到未来的愿景……然后再往回推,你便很容易找到当下的目标。

  其次,可以尝试跳出当下的困境来盘算,想象一下,如果没有当下的很多纠结,我会希望如何……然后看看那个希望对你有多重要。

  比如,很多学生总是纠结于考研和就业之间,心里就会不断掂量,考研有什么好处和局限,就业有什么好处和局限,把自己困在当中……这时候你就可以问问自己,如果没有这些纠结,如果结果只有赢没有输,我的选择会是什么?这个选择对我的价值是什么,为什么它会成为我的选择?这样问完之后,再回到纠结点,也许就会得到新的启发。

  第二,如果大的目标不能很快明晰,那么定一个小目标,不断询问自己:对我来讲什么是重要的,如果作了这个选择,我希望产生的最好结果是什么?

  目标一旦清楚,就可以探索相关的资源和途径,然后迅速落实行动,再一步步地调整,不断趋近目标。

  这种方式不仅可以用于生涯,也可以用于你生活中遇到的种种困境。比如小到“工作太忙,是否要花部分时间健身”的时候,你都可以问问自己,工作和锻炼,它带给我的价值是什么?我想要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

  来源:中国青年报